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

403.夏极VS犬戎王(第三更-求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天门关上十万人,人人皆看古关外。

    忽的,有人反应过来了,刚刚那一式仙人破体之姿...

    “天外飞仙,昆仑道宗的天外飞仙!”

    “那么此人...”

    白发,孤身,以指为剑,神话之境。

    “这是剑帝!”

    “剑帝白起!!”

    正垂头画着符兵的魏澜听到声音,忽的起身,双眸一愣,然后便是欲要提裙匆匆往前跑去。

    ——白师兄,是白师兄?!

    她不知为何,心底忽然就焚烧了起来,一股极大的欢喜让她破涕为笑,眼中也多了不少光彩,只是却强压着起身的心。

    ——我要帮他,一定要帮白师兄!

    她凝神垂笔。

    这一勾一划,决定画出一道北辰道宗传说中的神话符兵,符兵终究只是形,若是要画出神话层次,去需天时地利或是自己的心。

    魏澜才画完极阴,融入了心神画出了其中的痛苦阴暗,原本准备只是画这一道充满杀戮气息的普通阴符,但此时听闻白师兄还活着的骤然欣喜,让她体会了希望,笔触便是变得光明起来,一阴一阳,一悲苦一欢喜,人间岂能有人在画符的短暂时间里体验到这两种心思?

    魏澜连超凡都不是,而这神话符兵根本不是她能力可以支撑的。

    但她却有了画出的契机,而她也决定画完。

    ——为了白师兄。

    ——只要白师兄可以赢。

    天门关里虽然喧哗,但魏澜却旁若无人,她深锁着眉头,嘴唇在颤抖,但笔触却极稳,终于在那太极的符兵上提完最后一笔。

    符成白金,乃是神话符箓的模样。

    一股强大的玄妙之意生出,魏澜急忙把这符箓放入了秘匣中,携在怀里匆匆往城头奔去。

    忽的,她只觉腹中一阵翻涌,而皮肤之下,喉间都生出了一些痒意。

    “咳咳咳...”

    神话符兵根本不是她能绘制的,强行借助心神施展,再加上这段日子的心神动荡,以及疲惫,却是导致了全身经脉都受到了不小的损伤。

    她咳出一些血,落在地上触目惊心。

    魏澜深吸一口气,咬着嘴唇,冲上城头,如今士兵都在观战,加上这少女身着道袍,又高喊着“我为白师兄支援”,所以便是让她通过了。

    踏过漆黑的楼梯,魏澜冲上了城头,她远眺而去,只见不远处的风沙烟尘里,两人正厮打在一起。

    犬戎王与夏极虽然身高不同,但两人凝聚出来的力量实质却都是寄托于百米巨人。

    嘭!

    夏极忽的欺身而近,一团寒冰球轰入了犬戎王的体内,左手一拨,反手震开犬戎王轰落的巨拳,同时又是一拍,龙卷让这巨人整个儿地愣了愣,重铠僵直愣在当场,紧随的是右手一揽,恐怖数量的真气在经脉里流动,再破体,卷起一道气旋,凝聚悬空的冰球漩涡。

    旋即,便是双掌如排云,一套暴风骤雨般的恐怖力量轰向犬戎王漆黑、带着金属尖刺的铠甲。

    咔咔咔...

    金属尖刺全部断裂。

    重甲中心碎裂出蜘蛛网般的裂纹。

    夏极左手再次回拉,如同满月弓弦,紧筋铁骨,却以一股轻柔的姿态再次单鞭长入。

    一连串拳掌若排云轰出。

    犬戎王想动,只是每一动都觉得自己动作迟缓无比,而即便是轰出了自信的一拳,却又如是轰在软软的棉花上,端的无力无比。

    远处的十万巨兵看着无敌的王被打,都是目瞪口呆。

    而城墙上,士兵们眼中已经露出了兴奋之色。

    ——原来犬戎王也不是不可战胜的。

    ——原来我泱泱大周竟还有能正面对战犬戎王的男人?

    “打他!”

    “剑帝,杀了他!”

    “剑帝!!”

    声浪如潮。

    而黄飞熊早就忘了自己之前说的什么。

    什么一人之力不可敌军。

    什么你的白师兄即便在此,也不过多抵挡两招而已,还是会陨落。

    什么其余神话再强不过是个单体刺客,在整体的战斗中,作用有限的很。

    此时,他看到这一幕,已是兴奋地如同一个年轻人,血气上涌,一个劲不自觉地喊着“好,好,好,好的很,鼓槌,鼓槌何在?!!”

    这位老将接过了槌子,冲到城头的战鼓前,深吸一口气,中气十足地高声怒吼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双手开弓,敲得这杀生之鼓,擂动九天!!

    “杀杀杀杀杀杀杀杀杀!!!”

    鼓声之中,那犬戎王竟然在少年连番地攻击之下,化作了一座高达十米的冰雕,他想要挣脱,但却是被冰封着,一切动作都迟缓到了极致,就如蜗牛一般动着。

    夏极毫无停滞,握拳,拉开,恐怖真气,配合着嫁月无相的增幅,四周狂风都如被这一拳所牵引,向此处飞速而来,虚空里更是动荡出一只漆黑如魔的巨拳。

    巨拳轰出,这一拳速度快到了极致,本身便是被赋予的极大虚拟重量,在速度之中又得到了提升。

    四周气流,尘土,风沙,枯草,石碎被引力所牵,尽是浮空,向着这一拳直接奔来。

    夏极虽未在力量上达到帝江的层次,但人类神话的终极三万年真气极限,配上王母的独门玄法,已经超越了人间的范畴。

    拳如陨星。

    拖着百米的彗尾。

    一瞬间凝结,向前轰去。

    这冰雕注定粉碎。

    注定在这举世无双的力量里,化作历史与尘埃。

    从今往后三千年,史书当是记载这犬戎王不过是剑帝声名的踏脚石。

    一念之间,天地如是静止了。

    众人的心几乎都提到了嗓子眼。

    犬戎王就这要这么死了吗?

    这剑帝,怕不是已是这人间第一人了吧?

    他才多大?

    十七还是十八?

    他不仅精通剑道,还深谙道门的八卦武道!

    “杀。”

    “杀了他!”

    “断了这十年动荡的杀劫吧!”

    “为了人间所有在哭泣的百姓啊!”

    “杀了他,杀了他!!”

    “剑帝!”

    “剑帝!!请杀了他!!!”

    “杀杀杀!!”

    轰!!!

    没有任何意外。

    这冰雕在眼前化作了尘埃,便是连移动都没有做到,就在这一瞬间,已经在原地被直接轰爆了。

    然而...

    时间仿佛静止了。

    漫天的红血忽的化作了一道道诡异尖鸣的血煞之气,煞气凝结,在远处显出一个男子的模样,袒胸露乳,赤足踩踏在地面,身高再非十米,而不过一丈,但威势却更甚于之前,他全身赤红如新丹,双眸漆黑,咧嘴一笑,便是森然的白牙。

    被轰碎成渣的人,竟然还能复活??甚至更强???

    夏极凝了凝眸子。

    ——果然没那么容易,这就是犬戎所合的杀劫么?

    ——幸好还差了南蛮王的板块,而未能完全完成,否则还不知道要强大到何等地步。

    ——犬戎王本身应该只是超凡境界,算是入了四星的武宗,但一旦合灾,竟强大到这种程度?

    ——天道有浩劫,众圣算因果,这犬戎王如今行驶的应该是天道浩劫一脉的意志了吧?难怪如此强大。

    只有合了大势的人,才能应对合了大灾的人。

    这就是所谓的天命吗?

    我在此,其实已经是一个异数了。

    这一瞬间他已经明白了很多事。

    ——只不过,犬戎王无力,合灾之后便是会丧失理智,但我却已经臻至了人体的极限,合灾之后,才能臻至更高层次。

    当年我曾为你放弃过。

    如今我却再为你重新来到这里。

    仙有马面,佛有地藏,妖有青牛。

    那我就在人间吧。

    夏极深吸一口气,捏紧了拳头,真气在体内迅速恢复,刚刚消耗太过,需要些时间调息,他有预感。

    ——真正的战斗才刚开始。

    “白师兄!!咳咳,白师兄!!兵符!”

    城头。

    魏澜趴着将那存放着白金神话兵符的秘匣远远丢出。

    匣子才入两人周边一里,便是被一层无形的劲气轰裂开来,露出其中的那张兵符。

    符箓上,一阴一阳,却是怎么都不会被这劲气撕碎。

    “白师兄,加油,咳咳咳...白师兄...”

    魏澜剧烈咳嗽着,双手捂着小嘴,入手顺着掌心纹理弥漫出去的,是鲜血。

    “白师兄!”

    她捏着拳,摇着手,眼泪都流了下来。

    她也不知道明明自己和白师兄素昧平生,为什么却这么拼命,这么的奋不顾身,明明到头来感动的其实只有自己一个人而已,为什么呢?

    不知道。

    也许这就是傻吧?

    夏极认出这是一道神话兵符,在此处对他确实是有作用的,他有些愕然,魏澜是根本画不出这种力量层次的符箓的。

    但他还是抬手一引,那白金兵符便是落在了他手中,这一刻,他双掌一合,那兵符上竟是游窜出两条黑白的鱼儿。

    哧哧哧...

    异像陡生出。

    夏极所站地面,显浮出后天八卦之相。

    这竟是一道地气之相,确实出乎了夏极的意料。

    此时,他只觉得地下之气如水而流,五行母子相生,循环往复,似随春夏秋冬四时之动,春生,夏长,秋收,冬藏,然后踩踏在八卦中心的他,好似融入了这一片土地,真气刹那之间竟是直接恢复了。

    夏极生出了些讶然。

    这一道神话符兵的品质不错,虽然和马面的“哪儿都好贴”无法做横向比较,但无疑却也是一道上品的符兵了。

    那么,这种神话符兵,魏澜怎么会有?

    他甩开杂念,感受着自己瞬间补全的真气,完好的状态,对着远处那血煞之气满溢而出的恐怖犬戎王招了招手,示意来攻。

    刷!

    杀劫犬戎王瞬间消失在原地。

    夏极双手缓缓展开,如亮翅白鹤,无需顾忌真气的使用,他便是放开了,真气冲荡双手,闭目倾听来者方向。

    忽的,他往前一步,手如琵琶续续弹,百转千柔,四两拨千斤,化尽一切招式。

    嘭!!!

    杀劫犬戎王现身了。

    夏极这一掌如是使得赤红的血潮,遇垂天之礁,中分而流。

    空间激荡,血煞之气冲击百丈。

    夏极略作思索,感受到了这力量。

    人体极限的力量...

    那就有趣了。

    果然,即便是杀劫附体,也无法突破犬戎王本身的桎梏。

    那么...

    ——嫁月无相。

    百分之九十的增幅。

    夏极右手掌心依然托着那狂暴的力量,左手却已经形成环抱之姿,提手上势,一揽雀尾,真气随着玄篇之力爆射,在五指囚里卷住了冰霜,形成了又一轮“冰球”,他猛地单鞭而入,云手环绕,暗合脚下后天八卦周流之意。

    然而,此时的杀劫犬戎王却是人体的极致,他嘴唇一咧,反应速度极快,想要闪开。

    但他若是极致,夏极早以利用嫁月无相,与这一道神话兵符临时突破了极致。

    所以,就在杀劫犬戎王纵身退后时,夏极竟是直接地撤去了防御,身体硬生生迎接那依然澎湃来的煞气,右手一个翻覆,随腕缠臂,一把死死抓住了犬戎王的左手,右掌的“冰球”就在这牵引之中迅速拍到了杀劫犬戎王的腹部。

    冰霜四散,似乎又回到了熟悉的节奏。

    但杀劫犬戎王爆喝一声。

    煞气瞬间消融了冰霜。

    但他这一喝的时间,夏极已经揽出了两个五行冰球。

    再次拍出。

    犬戎王退。

    夏极便进,八卦在他脚下,消耗地瞬间会被补全。

    一念便是一生死,一念便是如登山。

    两人的交锋,已经突破了众人的想象。

    即便是修士也是目瞪口呆。

    那犬戎王可是能把他们飞剑随手卷成团儿,然后屈指弹开的人。

    这世上居然能有人和他正面交锋,还打成这模样。

    犬戎出拳,拳带血红煞气。

    夏极以掌相迎,一式百转千柔,便是化掉这拳的力量,左手的冰球便轰出。

    嘭嘭嘭嘭!!!

    两人似是神话时代里的两头宇宙巨兽,但明明都只是人类之躯。...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