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网游动漫 -> 我的师门有点强

13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青书面色平静,实则内心却是有几分慌乱和愤怒。

    这次跟着她一起进来的部下,除却她自己出资聘请以及氏族里安排来保护她的妖修之外,一共有十三人,其中五名都是本命境修士,剩下的八人则是蕴灵境。

    虽说这批蕴灵境修士的修为有高有低,但是他们却是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日后必然能够以蕴灵七层以上的修为开始渡雷劫,等若说这些人,未来都是实打实的本命境修士。

    这一点,也是青书愿意将这些人带来秘境的原因。

    毕竟他们都是自己未来的助力,所以提前让他们感受一下更为激烈的战斗氛围,不管是对他们还是对自己来说,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龙宫遗迹秘境内的灵气浓郁程度,远超玄界的正常地方,如果能够在这里获得充足时间的修炼,他们也能够更快的达到本命境的修为。

    毕竟蕴灵境的境界,可不是通窍境第五重那样需要感悟,只要用足够的灵气就能够加速修炼——天资这方面,他们肯定是不缺的——所以将这些人带到龙宫遗迹秘境来,最终受益的必然是她自己。

    至少,在此之前,青书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可是随着传来妖族与太一谷弟子交手的消息之后,这一切都开始变味了。

    尤其是现在。

    更让她感到愤怒的,是这些人居然抛下了她独自逃难。

    这是青书所无法忍受的背叛!

    如果是那些蕴灵境修士,青书还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他们的修为太低,根本就发挥不了多少战力。

    可这些独自逃跑的人里居然有两位本命境的妖修,青书的怒气也就可想而知了。

    “在坚持一下吧,等袁飞赶来,我们就安全了。”青书开口安抚了一下身边剩余的几人,“我已经给袁飞传信了,他很快就会赶到的。”

    青书没有提到许渡和玉离,是因为她知道,这两人已经被敖蛮调集过去相知林找王元姬和宋娜娜的麻烦——虽说玉离是她背后的三公主一脉找来保护她的,但是她很清楚,就算此时传信给玉离,也已经来不及了。

    唯一的希望,就只有游离在外的袁飞。

    “希望赶得及吧。”宰冉轻叹了一口气,“太一谷的人果然名不虚传,每一位都有着近乎于同境界碾压的实力。”

    说到最后,宰冉的脸上已经露出无奈的苦笑声。

    就在两个多小时前,因为要逃离魏莹和另外两位凝魂境强者的战场,所以狼狈逃窜的他们和随后追击上来的苏安然展开了一次短暂而又激烈的交锋。

    在交锋前,他们虽然已经足够重视苏安然,但是宰冉等人认为凭借他们有四名本命境的实力,再加上几名蕴灵境修士的从旁掠阵,只是对付一名同样是本命境的剑修应该不成问题。

    毕竟在此之前,他们又不是没有和剑修交过手,以他们几人的联手默契程度,别说就是一位剑修了,只要人数方面是他们占优的话,他们都能够轻而易举的将对方击败,然后再通过逐个击破的手段,将对手杀死。

    这种战术,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使用了。

    所以哪怕面对苏安然,他们也有着绝对强烈的自信——之前会逃窜,纯属凝魂境强者和魏莹所带来的压力太过强烈,这使得他们不得不远离战场。可在得知苏安然居然选择追击他们,而不是协助自己的师姐,这就让宰冉等一众本命境妖修感到愤怒了,区区一个本命境剑修,凭什么敢追杀他们?

    他们这里,可是有四个本命境修士呢!

    所以毫不意外的,双方立即爆发了一场战斗。

    但是结果,却完全出乎他们的预料。

    仅一个照面。

    苏安然就重创了一名本命境修士,并且斩杀了三名掠阵的蕴灵境修士。

    这份强大的实力所带来的震慑,使得接下来的战斗里,剩下的人都有些畏畏缩缩,根本不敢拼死一战,深怕会被苏安然给一剑斩杀。所以这场战斗仅仅只是持续了一个相当短暂的时间,就由激烈变得相当保守,以至于当苏安然再度斩杀了一名蕴灵境修士,并且伤到另一名本命境修士后,战局就瞬间瓦解了。

    逃跑的,就是那名被苏安然一个照面就重创的本命境妖修以及另一名负伤的妖修。

    此时,还跟在青书身旁的,就只剩宰冉、黑犬,以及另一名蕴灵境的修士了。

    青书现在面色有些复杂的看着黑犬。

    因为她没有想到,此前一直都被她羞辱的黑犬居然会在这种关头还选择跟随着她,甚至在这之前,当她直面苏安然所带来的死亡威胁,以至于就连她都觉得自己要死了的时候,是黑犬救了她一命。

    当然,也并非没有代价的。

    “你还好吧?”看着黑犬正再包扎着自己胸腹处的伤口,青书沉吟了片刻,终究还是开口询问道。

    “还好。”黑犬楞了一下,似乎没有预料到青书居然会开口关心自己,于是显得有些慌张,“伤口并不深,没有伤及内脏,只需要好好的休养一段时间,还是能够痊愈的。只是……接下来的战斗,我可能没办法发挥全部实力了。”

    “嗯。”青书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在场的人都很清楚,要想说接下来不再有战斗,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除非下一秒袁飞就赶到。

    只是,这可能吗?

    再度看了一眼吞服了丹药,开始打坐尽快吸收药效,以加速伤势恢复的黑犬,青书的脸色显得更加复杂了。

    而且不止是脸色,她的内心也同样非常的复杂。

    就在这时,宰冉却是轻轻的拍了拍青书的肩,示意自己有话说。

    青书没有犹豫,跟着宰冉走向一旁。

    这个位置距离黑犬和另一名蕴灵境妖修并不远,但是却足以保证他们在这里说的话另外两人都不会听到。

    “什么事?”

    “你不觉得黑犬有点奇怪吗?”宰冉直截了当的开口说道。

    青书挑了挑眉头,脸色一沉:“什么意思?”

    “苏安然能够一个照面就重创了飞岩,飞岩的本体是石头成精,可那一剑的威力照样能够打碎他的外壳,你觉得以黑犬的实力,就算他修炼了外家横练功夫,还能比拥有本命神通的飞岩更强横吗?”宰冉沉声说道,“所以那一剑,肯定是苏安然留情了,他和黑犬之前必然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我们必须得提防黑犬!”

    青书挑了挑眉头,并没有开口说话。

    她只是凝视着宰冉,直到看到宰冉的神色有些不舒服后,她才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宰冉同样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但是他看向黑犬的目光,却是显得格外的凝重,甚至其中还有着几分他自己都没有掩饰的憎恶——这种眼神,青书并不陌生,因为以前不管是贾青还是黑犬、落胜,都是用这种眼神看自己的。只不过不同的是,后来落胜死了,而在自己架空了青玉后,贾青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种眼神。

    唯独黑犬。

    一直到他被宗亲会逼得走投无路,自己收留了他后,他才终于没有再用这种眼神看向自己。

    宰冉和青书没有再说什么。

    而青书也很快就重新回到了队伍之中,只不过跟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她却是坐到了黑犬的面前。

    似乎是感受到了自己面前有人,闭目打坐着的黑犬,睁开了双眼。

    他有些疑惑的望着青书:“青书小姐,有什么事吗?”

    “你以前,和苏安然的关系不错吧?”青书开口问道。

    黑犬楞了一下,然后在沉默了一小会后,才点了点头:“因为青玉……的缘故,所以我和苏安然的关系尚算可以。在天元秘境的事件之后,我和苏安然其实在万事楼见过一面,那是我和他最后一次交流。”

    青书点了点头:“难怪。”

    听到青书的话,黑犬失笑一声:“青书小姐看出来了吧?”

    “他要杀我的那一剑,最后收力了。”青书淡淡的说道,“如若不然的话,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宰冉没有注意到的问题,并不代表青书没有注意到。

    事实上,当时正面苏安然那一剑的是青书自身,所以她的感受比谁都强烈,看到的东西自然也要比其他人更多。

    更何况她还是青丘氏族的王狐出身。

    她们这个氏族,别的不说,在对人心的把控上那几乎可以说是一种本能——已经不是“天赋”二字所能够形容的了。

    “可没有第二次了。”黑犬抬起头,望着天空,脸上泛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但是青书却能够从中品出那是苦涩的味道,“大概是因为我挺身而出为你挡剑的样子,让他触景伤情的想到了青玉,所以他下意识的收了几分力量,因此那一剑并没有将我斩杀。……不过,哪怕就算如此,我现在也已经半废了。”

    “为什么救我?”青书开口问道,“我之前不是一直都在羞辱你吗?难道你没有心生怨恨?”

    “我现在是青书小姐的部下,救你不是很正常的吗?”黑犬一脸奇怪的看着青书,“我知道青书小姐你的想法,毕竟我之前和你立场不同,你对我有所不满,所以后来救我一命,我也很清楚你就是为了羞辱我而已。……但有一点,青书小姐你可能没想清楚,我这条命,是你救的。”

    听到黑犬的话,青书楞了一下。

    显然,她没有预料到会从黑犬这里听到这个答案。

    或者说,是这种答案。

    此时此刻,青书的内心只有一种想法:以前是我做错了吗?

    “青书小姐。”

    听到黑犬的呼唤声,青书回过神,神色平静的说道:“说。”

    “我,应该可以再为你争取一次机会,但也只是最后的机会了。”黑犬神色凝重的说道,“苏安然的性格,我很清楚,他肯定不会放过你的,因为青玉的遗言是要你的命。……我之前追随在青玉的身边,所以帮你挡下那一剑后,已经让苏安然彻底愤怒了,下一剑他绝不会留情。”

    青书没有开口。

    因为黑犬的话,显然还没有说完:“所以,我到时候可以再替你挡一剑,毕竟我这条命之前是你救回来的,现在也只是还给你而已,因此青书小姐不必觉得亏欠。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活下去,因为只有这样才不会让我的生命白白浪费。……虽然我不喜欢宰冉,但是我相信他肯定有办法带你离开的。”

    青书没有说话。

    但是此时她的内心,却已经被愧疚之情所充斥着。

    她觉得,自己亏欠了黑犬太多。

    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青玉之前会一直将黑犬带在身边,哪怕在她所有的部下里,黑犬的实力是最弱的。

    一开始的时候,青书以为青玉只是为了让自己身边有一个玩具而已——毕竟在青玉的所有追随者部下里,黑犬的身家背景是最差的,完全可以说不可能给青玉带来任何助力。可是最终,身为青玉麾下的三大重臣里,却是有黑犬的一个名额,这一点其实是让人非常不解的。

    直到现在。

    青书终于明白了。

    自然,也懂得黑犬为什么会对青玉那么信任,哪怕青玉被自己架空,彻底一无所有后,黑犬也没有想过背弃。

    若是能够时光倒流的话,青书相信自己一定不会那么对黑犬的。

    只可惜,一切都晚了。

    “对不起。”

    最终,青书只能说出这三个让她一直觉得相当无力和苍白的字眼。

    “没关系。”黑犬笑着摇头,“青书小姐只要能够活下去就足够了。……我的人生,有过一次污点已经足够了,我不希望出现第二个污点。”

    “我明白了。”青书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众人谁也没有说话。

    紧张的气氛一直都没有缓解。

    因为来自苏安然的威胁,始终如同一把利刃悬挂在众人的头顶上,让他们根本不得安宁。

    毕竟他们很清楚,苏安然追上来只是时间问题,想要真正的逃离苏安然的追击,只有袁飞亲自,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在这种威胁感一直存在的巨大压力下,包括青书在内的所有人,一直无法得到舒张的情绪都显得格外的压抑,以至于当苏安然终于再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无论是青书还是宰冉,都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但是下一刻,他们就明白,这一次他们恐怕就没有办法那么容易脱离苏安然的追杀了。

    “青书小姐,走!”黑犬咬了咬牙,不顾伤势的猛然起身,“我给你争取最后的时间。”

    宰冉同样回头凝视着青书,喊道:“你还在等什么!”

    巨大的生死威胁下,所有人的面目、性情,都彻底暴露无遗。

    青书觉得自己就像是置身戏外的观众,清楚的看着眼前正在上映的一幕幕。

    然后,她笑了。

    她扬手打出一张符篆。

    这是她此行唯一的保命底牌。

    并非攻击作用。

    而是逃生。

    因为龙宫遗迹的特殊性,在这里攻击效果的法宝所能够发挥的威力都会受到限制。所以被安排来保护青书的那些凝魂境强者也不是对手的话,那么青书就算拥有再多的同等威力攻击手段,也都无济于事,因此还不如给她用以逃生的符篆。

    大遁符。

    无法被锁定位置的随机转移。

    这是最适合用于龙宫遗迹内的逃生符篆。

    看到青书打出这张符篆时,宰冉的脸上就露出笑意了。

    因为他早就知道,青书的手上有一张这样的符篆。而她之前一直没有使用,也是因为当时跟在青书的身边人太多了,所以她不方便使用这张符篆——这张大遁符,可以允许使用者携带一人逃生。

    所以此时此刻,在眼下这种环境,就是这张大遁符发挥作用的最佳场所。

    “苏安然!你给我等着!等出了秘境后,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宰冉面色狰狞的望着苏安然,发出一阵怒吼。

    一阵耀眼的白光闪过。

    然后,宰冉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了。

    还是那个之前那个熟悉的环境。

    只是身边的人,却是少了黑犬和青书。

    宰冉有些难以置信。

    青书居然选择将黑犬带走,而不是身份更加高贵的他!

    这怎么可能!

    “生不如死?”苏安然望着面色僵硬的宰冉,似笑非笑的说道。...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