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野火时代

第三百二十五章 【小光头要学打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陆坤带着几个孩子祭完祖,回到家里的时候,刘丽萍都让蒋嫂把晚饭摆好了。

    “赶快洗手,马上就吃饭了。”

    陆坤朝几个孩子挥手,自己把挑着的担子放下。

    刘丽萍凑过来,“你还把这些东西挑回来?家里又不缺这个。”

    陆坤笑着跟她解释,“你不懂,这是福气咧!”

    祭祖的烤乳猪、猪肉、鸡鸭等祭品,祭拜完祖宗之后,都是要收回来的,这跟缺不缺的没什么关系。在传统风俗里,祭拜过祖先的祭品,那都是列祖列宗享用过的,子孙后辈要是把这些东西扔了,岂不是嫌弃先祖吃过的东西不干净?

    “春晚差不多又要开始了吧?”,陆坤岔开话题。

    刘丽萍笑笑,“还得等会儿,不过,听说今年春晚的总导演换人了。”

    陆坤点点头。

    这事儿他是知道的。

    从1983年到1992年春晚已经办了10届,每一届的总导演都是中央电视台任命,该使的招都使了,该用的大碗都用了,春晚不可避免地从它的鼎盛时代开始滑落,社会上也不可避免地产生一些“一年不如一年”的臭骂。

    1993年的春晚是不同的,今年春晚首次实行导演竞标制,能者上,庸者下。

    而今年最终脱颖而出的就是中央电视台文艺部36岁的青年导演张子扬。

    虽然陆坤不记得93年的春晚是什么模样,但也依稀记得,93年的春晚算是比较成功的一届春晚。

    “别光喝酒,吃点儿菜。”,刘丽萍伸长筷子,给陆坤夹了块鸡胸肉,笑笑道。

    “嗯嗯。”

    陆坤含糊着应了两句。

    “呵呵,有点儿意思啊。”,陆坤不禁由衷叹道。

    今年的春晚,似乎涌现出了许多让人意想不到的“神奇操作”。

    电视上这会儿正播着杨丽萍与陆亚表演的《两棵树》,那象征火辣炽热的爱将一切委婉、含蓄的情绪当场全部“秒杀”。

    尺度之大,放在网络小说里,属于毫无疑问要被扫掉的那种。

    “这、这......”,刘丽萍这这这了好几声,最后吐出“世风日下”四个字。

    “时代不同了。”

    陆坤慨叹道。

    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腾飞,广大人民群众在慢慢地满足了物质生活后,也逐渐地开始了寻觅精神上的寄托,人们的思想更开放、更大胆,变得更加成熟、更加包容。

    93年春晚的神奇操作,远不止于此。

    郭达与蔡明联合表演的小品《黄土坡》,堪称思路清奇。

    在这个洋人在国内仍旧极度罕见的时代,大开脑洞地将传统的中国公公与洋媳妇的趣事搬上春晚舞台。

    “哈哈哈。”

    陆坤看向刘丽萍他们娘儿几个,发现大家都很欢乐,时不时地由衷发出哈哈大笑声。

    蔡明饰演的金发洋媳妇,在与郭达扮演的朴素而又传统的山村公公初次见面时,一个见面热情的拥抱就把公公吓得那叫一个“瑟瑟发抖”。

    电视机前的人们,议论纷纷的同时,也看得津津有味。

    郭富城一在春晚露面,二丫儿和小光头就坐不住了,迈着短腿冲到电视机前,跟着音乐节拍律动,蹦蹦跳跳得十分欢实。

    这姐弟俩都是“追星族”,还同时追好几个。

    陆一鸣这小光头还是个音乐小狂人,虽然年纪还小,个子也不高,但平时没人陪他玩的时候,就自己捣鼓录音机,自己放音乐听,家里的磁带多半都是他给弄坏的。

    1992年,“追星文化”其实已经非常“疯狂”了,狂热的追星族也在这个时间点诞生。

    刘德华、张学友、黎明、郭富城组成了“四大天王”、“霹雳虎”、“小帅虎”、“乖乖虎”三只小虎组成了小虎队,他们都是新时代年轻人主要的追星目标。

    今年的春晚《拍卖》还专门讽刺了这一现象。

    “你给我老实点。”

    陆坤看着自家媳妇脸色沉下来,立马会意,赶忙把小光头逮回来,把二丫儿劝走,不让他俩挡着电视机。

    “要看电视就给我好好看。”

    刘丽萍瞪了二丫儿一眼,视线落到陆一鸣身上的时候却柔和了几分。

    没办法,皇帝爱长子,百姓爱老幺,这似乎是个逃脱不了的定律。

    当然,老幺这个位置,小光头也占不了多久了。

    93年的春晚画风清奇,还奇在“丑文化”上。

    后世的人习惯把“这是个看脸的社会”这句话挂在嘴边,但在1993年的春晚却有一群“丑角”。

    《丑角争春》荟萃了全国各个剧种的名家丑角,将所有的纯铜戏曲与喜剧进行碰撞,南腔北调的各个大显身手,甚至高声唱道“我很丑,但我很温柔”。

    大丫儿、二丫儿、小光头他们仨看不懂这节目,面上都带上了气愤之色,刘丽萍也眉头紧锁,唯有陆坤看得入神。

    年轻人喜欢流行文化,传统戏曲几乎已经演变成为中老年人的独属爱好。

    这是一群对自己颇有要求的丑角,“我很丑,但我很风流”、“我很丑,我丑而不下流”、“我很丑,我穷而不偷”、“我很丑,我多思而不多愁”、“我很丑,我丑而不丑”......

    “爸爸、爸爸,我厉不厉害?”

    小光头扑到陆坤大腿上,跟爬山一样爬上去。

    今年春晚成龙首秀,把传统武术搬上春晚舞台,那一招一式里都充满力量,小光头立马就被成龙大哥圈粉了。

    “嗯嗯,厉害厉害。”陆坤漫不经心道,内心则暗搓搓地想着,平时不怎么搭理你,都那么黏糊了老子了,要是再给你三分颜色开染坊,赖上我了可怎么办?

    小光头听出了陆坤的敷衍,立马蹿下去,跑到刘丽萍面前,比划了两招,“妈妈,我厉不厉害?”

    “哇!我的宝贝,你好厉害啊!”

    刘丽萍在哄孩子的时候,那演技叫一个老辣,把小光头哄得乐呵呵的。

    小光头待在身边,精力被消磨得差不多,刘丽萍没法儿专心看电视,眼珠子一转,决定把皮球踢回给陆坤。

    “宝贝,你知道吗?爸爸打拳也很厉害哦!”

    刘丽萍见过陆坤跟人打架,一打三不落下风,虽然不知道这算是什么水平,但觉得应该能跟厉害沾上一点边。

    陆坤的那点儿手脚功夫,都是跟石头学的,而且大概也就学了几成。

    陆坤暗自估量过,自个儿打三个寻常人不落下风,石头起码可以打三个一般的练家子不落下风。

    小光头听刘丽萍这么一说,立时信以为真,凑到陆坤面前,乐呵呵地做讨好状,“爸爸,你教我打拳好不好,好不好嘛?”

    这小光头少见地撒娇,陆坤差点没笑出猪叫声。

    “嗯,我考虑考虑。”

    陆坤表面端着架子,脑子里的念头却在快速转动。

    打拳这玩意,他也不在行啊,记得当时跟石头学的时候也没认真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把石头气得够呛。后来石头干脆不教他打拳了,直接教他一些打架的要领与秘诀,每次石头带人把对方打倒,陆坤立马拎着板砖上去“补刀”。

    一来二去的,武艺不长进,拍砖的手艺却硬生生练出来了。

    “爸爸,你教我打拳好不好,我给你红包!”

    小光头这会儿一门心思要学打拳,连刚才刘丽萍提前发给他们仨的红包都拿出来孝敬自己老爹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