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悠悠,此心

第189章 杀生不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是啊。”她莞尔浅笑,“以前你在的时候,他们都争第二,后来你走了,第一之争才变得激烈起来。现在你回来了……估计有很多人暗地里期待你的战果。”

    她说完,顿了顿继续道,“不过,你也不要太勉强自己。”

    江临没有搭话。这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觉得自己非赢不可,岂能不勉强?

    俗话说得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连唐季迟的实力都没见过,这一战……还真是有几分欠缺把握。

    nancy忽然道:“4点钟方向!”

    话音刚落,男人的身体迅速调整,将qiang架在了肩上,快得让人看不清他的动作。

    qiang口对准了草丛里晃动的暗影,子弹几乎在女人话音落定的一瞬间射了出去。

    完美的配合,第一只猎物落网。

    nancy戴着白手套走了上去,看清草丛中奄奄一息的小家伙,眸光微微滞了片刻。

    它没有死,男人只是命中了它的后腿,让它动弹不得。

    nancy拎着它放入框篓中,无意瞥见了另一个方向,忙道:“7点!”

    又是一声破空而响,她跑过去拨开树叶,月眉轻轻颦了起来。

    是一只野生的松鼠,棕灰色的短毛,长长的尾巴,体型比一般松鼠大一些,后腿看上去也更加粗壮有力。

    从猎qiang里射出的子弹,直直插在它的腿上,松鼠受了惊,正一下下地往外跳着。

    nancy抓住它的脖子,将它收入筐里,目光却落在身后的男人身上,“lenn,你今天的状态不好吗?”

    他从来都是一击毙命,怎么今天连开两qiang,都还留了它们一口气?

    常打猎的人都知道,若是不一qiang毙了猎物,遇到某些生性生猛的,它们会垂死挣扎,反扑过来找猎人报仇。

    想着,她从腰间的皮套里抽出了短刀。

    男人面不改色地放下qiang,qiang口指着地面,眼角轻抬,余光看了过去,“把刀放下。”

    “lenn?”

    “今天不杀生。”

    nancy一怔,“为什么?”

    男人若有所思道:“春天是万物生发的季节……杀生不仁。”

    说着,他继续往林中探路。

    背后陡然传来女人的轻叫:“啊!”

    江临立刻警惕的回头,正见那只松鼠跳进没入草丛里,他疾步赶回,执起nancy的手。

    虎口处的伤痕清晰可见,白皙的皮肤上,隐有血色渗出来,他眸色一沉,“被咬了?”

    nancy漂亮的双眉缩成一团,表情看上去异常痛苦,“刚才……一个不慎。”

    她专心与他说话,谁想到那只松鼠竟然跳出了筐,还在她的手上狠狠咬了一口,早知道就不应该心慈手软!

    不过,nancy抬眼看着身旁的男人,两人距离近得可以闻到他身上清冷的薄荷香。他伸手从她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了应急的酒精棉和创可贴,眉眼格外认真沉凝地专心帮她处理着手上的伤口……

    这一幕,竟让她蓦地觉得,其实这个伤口,来得也好。

    另一边,段子矜推着唐季迟的轮椅,和江南一同走在还算平坦的小径上。

    见唐季迟架起qiang,江南奇怪地望着qiang口所指的方向,“那边有什么吗?”树丛里安安静静的,一丝风吹草动都没有。

    “我只是试试qiang。”轮椅上的男人无波无澜地说道。语毕,一枚子弹猛地从qiang口迸射出去。丛中立刻传来一声嘶嚎,段子矜一惊,唐季迟已然放下qiang,对她微微一笑,“去看看。”

    江南亦是惊讶地跟了过去,用树枝拨开草丛,竟发现一只被射中的雉鸡。他回头,只见轮椅上的男人低着头,仔细调整地瞄准镜的距离,好像并不在意这边的动静。

    这份不在意,在他眼里便成了一股傲然的胸有成竹。

    他的目光里顿时生出由衷地钦佩,“原来唐少爷的qiang法这么好。”

    这样的qiang法,恐怕是真的可以与他堂哥一战了。

    唐季迟刚要说什么,却听到了草丛里不寻常的响动。

    他的耳朵从小就较旁人更加灵敏,此时微微动了动,脸色倏然惊变,“不好,快回来,草里有蛇!”

    江南第一反应便是拉着女人往后撤,唐季迟亦是将qiang上了膛,警惕地盯着微微晃荡的草丛,只要那条蛇敢露出头来,他立刻开qiang毙了它的命!

    段子矜镇定地随着江南后撤,可是撤了没两步,不妨一脚踩进了树林间的泥沼里。

    鞋子陷了进去,她越是挣扎陷得越深,怎么也拔不出来,一时间竟被困在那里动弹不得。

    眼看着草丛里有什么东西正在朝他们的方向游移而来,在碧绿的草色间滑出一条细长而弯曲的线。江南大惊,低咒了一声,回头看向唐季迟,“她的鞋陷进泥沼里动不了,你能不能开qiang打死那条蛇!”

    唐季迟紧皱着眉头,悠悠此时站的位置挡住正巧挡住了他瞄准,若是他换一个射击点,不知还来不来得及。

    “过来!”轮椅上的男人低喝一声。

    江南知道他在叫他,目光一掠,立马也明白了问题出在哪里,他对段子矜叮嘱道:“你不要动,我去去就回。”

    段子矜点头,心里虽然害怕,却强忍着让自己冷静下来,现在害怕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江南疾步跑到唐季迟身边,推着他的轮椅将他推到了另一个可以射击的角度,正在他架起qiang瞄准之际,那条蛇已然从草里露了出来,吐着信子高昂着头,口中尖利的牙齿仿佛蒙着血光,闪电般朝段子矜咬去。

    在看到它花色的一刹那,段子矜就知道这是一条剧毒无比的蛇。她压着心头近乎要把她的理智逼到崩溃的不安和恐惧,准备用手去抢它的七寸。

    江南惊愕道:“你别动!”

    她这一下若是伸手过去,唐季迟的子弹势必会打在她的手上!

    段子矜的余光里看到了唐季迟陡然惊变的脸色。

    他举着qiang,浓黑的眉毛紧紧拧成一个死结,“悠悠,撤手!”

    她这才懂了他们想做什么,连忙收回手,但这两秒钟的耽误,已经足够那条毒蛇逼近她的小腿!

    众人的动作都迟了一步。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几人大吃一惊。

    不知从草丛的哪个方向,跳出一只棕灰色的松鼠。

    它巨硕的身子一下子扑中了蛇头,将它扑倒在段子矜的面前几厘米的地方,与它滚作一团。

    蛇迅速蜷起身子,又迅速舒张开来,用长长的尾巴缠住了突然闯出来的松鼠,张开大口要咬下去。

    唐季迟没有怔忡太久,果断扣下扳机,一qiang命中了它的七寸,他却无片刻迟疑,继续连发两弹,分别命中了蛇头和蛇尾,将那条花色的毒蛇在瞬间斩成三段。

    蛇在地上蠕动了一会儿,僵硬着死去。

    段子矜的额头上渗出冷汗,脸色苍白得吓人,唯有菱唇被牙齿咬得快要沁出血色。

    她能听到自己久久无法平息的心跳,震得胸腔和耳膜都疼痛难忍。

    唐季迟重重闭了下眼睛,握着qiang的手心也出了汗。他放下qiang,慢慢划着轮椅到了那条蛇的尸体旁边,捡起了还没离开的松鼠。

    眸色一沉,他发现它的腿上嵌入的一颗子弹,怪不得它没有马上离开……

    唐季迟仔细观察着它的伤口,晦暗的眸光逐渐变得深不可测。

    那是他们与所用的猎qiang匹配的型号。

    但是他很肯定,刚才那三qiang绝对没有任何一qiang误伤它。

    这是怎么回事?

    江南赶到段子矜身边,上下打量她两眼,见她没出什么事,手经过双肩和头顶画了个十字,长舒了一口气,虔诚道:“阿门!幸好你没事,不然我的下场也和这条蛇差不多。”

    段子矜不禁被他逗笑了。精致的脸颊白得像一页没有色彩的纸,骨骼的轮廓清晰分明,削瘦得有些病态。

    她的五官是传统东方人那般婉约的美丽,和江南所见过的任何一个贵族小姐都不同。

    他忽然想到了他的堂哥,那个卓绝伟岸、气韵深藏的男人。

    如果说lenn是独步行走于山巅的神祗,高高在上、贵不可攀,那眼前这个女人无疑便是悬崖峭壁上盛开的花,清雅绝伦中带着震撼人心的坚韧和顽强。

    所以他们注定要相遇,注定要相知相守。

    “带刀了吗?”段子矜不知他心中所想,盯着自己陷在泥潭里的鞋,低声问他。

    “啊?”江临还在出神,冷不丁被她一问,立刻从腰间掏出短刀道,“带了。”

    段子矜接过,屈膝蹲下,划开她鞋面上系紧的鞋带,拽着一旁的树,借力将脚抽了出来。

    江南赶紧从车上找了双备用的鞋子给她穿上。

    段子矜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突然出声道:“既然我没受伤,这件事就不要让你堂哥知道了。”

    江南怔了怔,感激地看向她。

    他明白,这是她的宽容和谅解。若不是她主动提出帮他瞒下此事,他一定会告诉堂哥,堂哥也一定不会放过他。

    江南掀起眼帘,偷偷打量着这个正在认真穿鞋的女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