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金童记

第三百二十三章 法网恢恢疏不漏 杀人犯法罪难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平宛华千算万算,也没算到祥郡王会不顾体统闹到大理寺去,这种事情,不都是两家私下协商解决么?

    她都盘算好了,事情查到林管事身上,姜定南的罪名就没跑了,镇国公为了保住长孙,必要向皇室妥协,付出些利益代价,皇室得了好处,最终定然要息事宁人,柔嘉郡主没法再和她的杀子仇人同处一个屋檐下,姜骥夹在长子和继妻之间两面为难。男人嘛,媳妇没了可以再娶,已经培养成材的嫡长子怎么能不要,最后的结果,势必是这对夫妻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而姜定南背上了一个杀害弟妹的名声,前途算是毁了,就算他日后再优秀,也无法承袭国公府的爵位。

    姜骥年纪轻轻没了媳妇,定然要再娶的,这个时候姜家怎么还敢娶外面的女人,万一这个女人心术不正,进门后生下嫡子,日后承袭了国公府的爵位,对长兄长姐赶尽杀绝怎么办?异母所出的兄弟姐妹自相残杀的事情在世家大族里屡见不鲜,他们要为自己的长孙和长孙女铺好后路啊!那么,还有谁比她这个亲姨母更靠谱呢?就算她日后有了亲生子女,也会照顾姐姐留下的孩子,她也确实是这么想的,只要她能嫁给姜骥,她的儿子能承袭国公府的爵位,她愿意善待姜定南兄妹俩,毕竟这两个也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前提是他们不威胁到她和亲生子女的利益。

    她自认为计划的天衣无缝,听说郡主落了胎,她就已经准备好了做姜家世子夫人了,可事情怎么会惊动大理寺呢!她身边就这几个奴才,使些后宅手段还行,想打探大理寺的查案进度可是异想天开了,她向父兄打探了些情况,家人对这事讳莫如深,说林管事虽然是他们府上出来的,但进了姜家就是姜家人了,和他们无甚干系,大理寺的官差来家里问过,他们都推了个干净,本也和他们没什么干系啊,林管事都去姜家十年了。

    听说大理寺的人来家里打探过,平宛华就有些紧张了,难道真会查到她身上来?大理寺还真的就不负她所望,上门来找她了,不顾父亲祖母的阻拦押她去衙门,这个时候她才知道怕了,她家里不比这镇国公府如日中天,父亲和祖母保不住她,更何况姜定南是小孩子,犯了事还能推一声年少无知,她可是大人了,要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去大理寺衙门的路上她沉默不语,在心里思索着辩解之词,林管事已经死了,那些事情都是林管事让人干的,和她有什么关系,她身边的人见过林管事也不稀奇,下人之间的私交罢了,她并没有给过林管事什么信物能证明是她唆使林管事毒害郡主,对,这些事情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大理寺定然没有如山铁证能判定她犯了罪。

    可是在公堂上看到姜骥冷肃俊毅的面孔,她忽而就不想辩解了,年岁越大她长的越像姐姐,在姜骥的记忆中,姐姐从来是温婉大方的,定然没有歇斯底里涕泗横流的时候,姜骥在这儿,让她如何卑微辩解求饶,他会更厌恶她的吧,还是让她在他面前保持几分体面吧,日后他想到姐姐,是他贤良温婉的原配夫人,想到她,是那个面若芙蓉心如蛇蝎的小姨子,还有几分胆色,若不是走了邪道,就这份胆识计谋也不输男儿。

    这怕是她的臆想了,他恐怕都不愿想到她,一想到也是铺天盖地的恨意和厌恶,这样也好,总忘不了她。

    平宛华认罪伏诛太过爽快,让金童生了疑心,该不会这也是个替罪羊吧,难道幕后还有主使?他问平宛华为什么要害郡主,平宛华笑容凄凉中带着几分怨毒:“为什么?她抢了我的幸福,我要她拿命来赔!姐姐死后,我才是姜家内定的世子夫人,姐姐临终前叮嘱我照顾定南和晨曦,他们兄妹俩也不止一次说过想让我做他们的母亲,为什么她要横插一脚,京中这么多青年才俊,她为什么非要抢我看中的丈夫!郡主又怎么样?敢跟我争,我就要她的命!那碗药她喝了个干净,竟然只是死了她肚里的孽种,看来是药量下的还不够重啊!”

    这个女人简直丧心病狂,金童愤而拔了堂上衙役的佩刀要将她就地正法,大理寺卿让衙役拦住他,“王爷,既然上了公堂,就要按司法程序走,她杀人犯法,自然要按律法处置,不宜动私刑。”

    金童难掩愤恨,大理寺卿说的有道理,他道:“我要让这个女人受凌迟之刑,暴尸城门口受万人唾骂!”

    说罢他忽然挣开了衙役的手,挥刀上前在平宛华的脸上划了几道深痕,听到平宛华凄厉的尖叫声,他心头恨意才消了几分,冷笑道:“你不是喜欢姜骥吗?我就要让他看看你的丑态,你不仅心思恶毒,相貌也让人作呕,姜骥只怕午夜梦回看到你都会梦魇,你还阴魂不散缠着他?当心他请道士来降你!”

    大理寺卿只觉头痛,说好了不能动私刑的,林管事死了,要是平宛华再死了,他还怎么向皇上交差,忙让人拉住金童,他好言相劝了几句,等金童气消了,出了衙门才松了口气,镇国公懒怠看这个女人一眼,只要他的长孙洗清了罪名就行,姜骥看着宁国公父女俩抱头痛哭,眼里全是厌恶痛恨,但他比金童克制,这些人都会得到报应的。

    姜骥出了大理寺衙门,发现金童站在门口和父亲对峙,见他出来,金童面色愈冷:“平宛华曾经是姜家内定的世子夫人?我怎么不知道?姜骥,你既然早和你的小姨子私通款曲,为什么不干脆娶了她,又要来招惹我妹妹!”

    “我没有!这一切都是她的臆想,我不曾给过她一丝希望!”天地良心,他一直谨守本分,平宛华来家里陪定南兄妹俩玩耍时,他知道了便会避开,偶尔看到了也只是点个头,不曾有过半分杂念,他是知道平家想把平宛华嫁给他做续弦,他以为那只是家族联姻,让她代替她的姐姐来维持两家姻亲关系,万万没想到平宛华对他有了病态的执念。

    “你不曾给过?平氏有没有给过?姜定南和姜晨曦有没有给过?你们一家子烂事,凭什么让婧儿来承受,为什么死的不是姜定南兄妹俩!”他们不是姨甥一家亲嘛,姜定南不是心心念念要让平宛华这个恶毒女人做他们的母亲嘛,就让他好好享受这份蛇蝎母爱好了,为什么要让婧儿遭受这些,如果早知道还有平宛华这桩事,他当初就不会答应这桩亲事。...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