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复国

第231章 军器监王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醉八仙酒楼,城北尉杨通和军器监王珏当众吵闹起来,两人都是大梁人士,嘴皮顺滑,脏话就如六月暴雨一般脱口而出。

    两人争吵数句,侯云策已明白了其中原由。

    城北尉负责大梁城北部区域的治安,直接和老百姓打交道,有着极大处罚权,是一个官不大权力不小的角色。酒八仙酒楼在城北,正好在城北尉管理的辖区,所以城北尉对这些掌柜一凶二恶。

    杜刚如今久在大梁,对大梁情形极为熟悉,解释道:“俗语说,县官不如现管,城北各行各业都在城北尉管辖范围之内,虽说能够在大梁城立足的掌柜们都和朝中官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是城北尉杨通为人蛮横,撕破脸之后常有鲁莽之举,掌柜们都要给他三分薄面,就连一般朝堂官员,也不敢轻易招惹于他。”

    汉以来实行了州〔郡〕县制,县之主官叫县令,二把手叫做县丞、老三是主薄,老四是县尉,这四个官职等级不高,却是科第出身之人初入仕途常任的职务,均是由朝廷委派而来。

    历史中,由县尉出身的名人层出不穷。

    魏、西蜀、吴三国的缔造者有两人是县尉出身。曹操是洛阳北城尉,他当北城尉时,颇为威风,造了五色大棒,犯禁者一律大棒侍候,权臣骞硕的叔父因为违反了不许夜行的禁令,被曹操活活打死。

    刘备镇压黄巾军有功被委派到安喜当县尉。用马柳狠揍了督邮,这一段故事被罗贯中施展乾坤大挪移手法,加在了张飞身上,夺了刘皇叔的风采。

    大武朝以来,当过县尉的名人更是比比皆是,白居易之弟之后就做过县尉,柳宗元当过蓝田县尉、温庭筠当过随州县尉。

    大梁城是帝都,东西南北四城尉。由于处于京畿重地,城尉远非一般县尉可比,东西南北四城尉皆是勇武之士来担任,且各有背景。

    对骂了一番之后,城北尉杨通在嘴皮上渐渐落入了下风,再也按纳不住,上前揪住王珏的衣领,准备抱以老拳。

    王珏用手抱着头,大叫:“杨二,你狗胆包天,小心火烧屁股。”

    侯云策见城北尉杨通和王珏纠缠在一起,对罗青松道:“罗郎。你去试试杨通的斤两。”

    罗青松武艺了得,和浑末部大蕃人交战之时,曾被五名悍勇异常的大蕃军士围攻,罗青松一番恶斗。将五人全部劈翻在地,此役之后,罗青松就以勇武闻名于黑雕军中,陈猛出任指挥使以后,罗青松就成为侯云策的第三位心腹亲卫。

    杨通扇了王珏两耳光之后,听到王珏的叫骂,想起以前的糗事,新仇旧恨一起涌下心头。扬起拳头,对准王珏挺直的鼻子砸了下去。

    杨通和王珏都是大梁人,两家父亲都在朝廷当八品小官,颇为交好,常常在一起往来,杨通素来不喜读书,每天舞qiang弄棒,而王珏虽然喜欢读书。却只喜读杂书。对《四书五经》没有任何兴趣,从少年时代。杨通和王珏就常常见面,两人却如上辈子有仇一样,从小就互相仇恨,也打过无数架,每次都是杨通大胜而结束。

    不过,十三四岁以后,王珏常常弄来一些稀奇古怪的武器暗算杨通,杨通吃了几次亏以后,也就不敢招惹王珏。

    两家父亲都是进士出身,见此情景,每每捶胸顿足,却也无可奈何。不过,世事往往难以预料,杨通和王珏长大以后,杨通投军居然屡立战功,而王珏也弄了一个明经出身,如愿以偿地来到了军器监。两人分别成为朝廷官员,这多少给了两位望子成龙的父亲一些安慰。

    杨通拳头还没有砸在王珏脸上,忽觉手腕一紧,一个青衣汉子握住了杨通地手腕。杨通手腕一翻,想去反抓对方的手腕,青衣汉子用力把杨通手腕往身边一带,右手一记重重的直拳打向杨通鼻子。

    青衣汉子正是罗青松,他和侯云策一样,换上了圆领青衫。

    杨通从小就在花头街打架,从军后正儿八经学过几年武艺,交手经验极为丰富,见势不对,借着青衣汉子的拉力,抬腿踢向青衣汉子的下身。这一招名为撩阴腿,当是杨通就用撩阴腿称雄花头街,也正是因为这一腿踢伤了当年的城北尉,杨通被迫投军。

    罗青松见杨通反应灵敏,出招狠毒,有心教训之。他放住杨通手腕,向左一闪,在避开撩阴腿的同时,右手突然变招下沉,已抓住了杨通脚踝,随后上前一步,用全身之力猛撞杨通,杨通只有一腿支撑,在重力撞击之下,顿时失去了平衡。杨通连腿数步,撞翻了一张满是酒菜地桌子,一身干净的衣裳全是汤水。

    杨通大怒,抽出腰刀,道:“小子,活腻了。”

    杨通的几个随从抽出腰刀,逼向罗青松。陈猛、杜刚、林中虎等人都是战场中杀进杀出的撕杀汉,见杨通诸人动刀,也不顾江湖规矩,操起椅子就冲了过去。

    一楼的食客们见事情闹大,连忙退到大厅一边,缩在角落里,伸长脖子,兴高彩烈地看着难得一见地好戏。

    短暂的交锋在众人的喝彩声中迅速结束,平日横行城北的衙役们哪里是陈猛诸人对手,除了杨通以外,另外数人都躺倒shen yin,地上四处散落着打坏的椅子。陈猛、林中虎手中握着衙吏的腰刀。杜刚则及时退到一边。

    杨通腰刀砍在了椅腿上,正在抽刀之时,手腕被罗青松踢中,腰刀和椅腿都飞上半空。赤手空拳的杨通被陈猛、林中虎和罗青松围在中间。

    侯云策对亲卫很有信心,陈猛、林中虎和罗青松都能在敌阵中杀进杀出,而杨通等人很少见军阵,根本不是一个等量级。

    当众食客退到一边时,侯云策仍然好整以暇地吃菜喝酒。

    杨通声色俱历地道:“你们这些汪洋大盗,竟然在大梁城袭击本官,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们定然难逃法网。”

    侯云策听到最后几句话,一口酒差点喷了出来。心道:杨通不愧为城北尉,说起话来大义凛然,不知情者定然以为陈猛他们真是汪洋大盗。

    王珏见事情突然变得无法控制,不知所措地看着倒地shen yin的衙吏们,有胆小食客们听到杨通之言,脸现惊惶之色,一名食客在人群中喊道:“快去禀报衙门。这里有强盗。”

    侯云策慢条斯理地站起来,对着人群中叫嚷地食客微笑道:“别吵。”又用手指了指杨通,道:“你过来。”

    杨通这才注意到平民装束的侯云策,有些不敢相信,他用手揉了揉眼睛,确信自己没有眼花,急忙跪到侯云策面前,道:“下官不知是侯相,多有得罪。还请侯相恕罪。”

    一楼有不少食客是各部官吏,听闻此语,这才知道青衣汉子就是新任宰相侯云策。一名中年人摇头晃脑地道:“原来是威震天下的侯相,其手下亲卫均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勇士,这些横行霸道的衙吏怎么禁得起勇士的铁拳。他身边的一位长须男子接口道:“你和侯相很熟吗?”

    侯云策看到杨通认出了自己,问:“城北尉杨通,站起来说话,你怎么知道是我是谁?”

    杨通站起来,恭敬地道:“当年在沧州我有幸和侯相一同喝过酒,下官是曹翰将军的亲卫。”

    侯云策仔细打量杨通一会,依稀还有些印象,就道:“原来如此,曹将军可好?”听到杨通自报姓名,侯云策立刻明白。这位城北尉的后台肯定是曹翰。

    当日沧州刘存孝欲反。侯云策仓皇逃出了沧州城,投奔了林荣。林荣派心腹牙将曹翰率军平叛,侯云策成为了曹翰部将。创建黑雕军,也是曹翰一力促成。只不过曹翰当时万万没有想到黑雕军会成为一支名震天下的强军。

    “曹将军在枢密院主持北面房,专事对契丹战备,前些天到正阳去了,估计很快就要回来。”杨通极为恭敬地答道。

    曹翰对侯云策有提携之恩,侯云策对其一直心存感激,又因为他是林荣旧人,飞鹰堂对其行踪也颇为关注,因此,侯云策对于曹翰的情况还是非常了解。

    侯云策不想多说曹翰之事,笑道:“城北尉的手下也太不禁打了,你要好好训练他们,否则真要遇到大盗,恐怕你们也应付不了。”

    杨通尴尬地笑道:“这些衙吏怎么敢跟军中撕杀汉相比,他们只能在老百姓面前摆摆威风罢了,若上战场,只怕会吓得屁滚尿流。”

    侯云策挥了挥手道:“以后不要太招摇,好歹你也是上了吏部表册的官员。”

    侯云策和杨通说话之时,军器监王珏手足无措地呆立在一旁。杨通带着一瘸一拐的众人退走之后,侯云策转过身打量了一番王珏,问道:“你是军器监的人?具体负责何事?敢和城北尉这等粗人打架,你的胆子也不小。”

    王珏见宰相和颜悦色,心中稍安,行过大礼后,恭敬地道:“下官是军器监甲坊小令王珏。”

    侯云策听说王珏是军器监甲坊之人,心中一动,问道:“甲坊可有擅长制造huo yao之工匠?”

    huo yao不是大林朝军队最受重视的武器,很少有重臣会问起huo yao之事,王珏没有想到侯相会突然问起huo yao一事,就道:“军器监正是由下官负责督造huo yao,对huo yao略知一二吧。”

    “军器监有哪些用huo yao发射的武器?”

    侯大利利用huo yao多次炸开城门,深知huo yao重要性。太师李甲更擅长军器,对huo yao也略知,可是并不算是当时的顶尖高手。侯大利这一次到大梁,也准备寻找huo yao高手。

    王珏这时才想起,侯相领兵之时,颇为擅长用huo yao致胜,曾经两次用huo yao炸开城门,还有一次埋huo yao于地。炸得敌人尸骨无存,这几个战例因为涉及huo yao在战争中的应用,王珏也就特别留心,今日一见面,侯相就问起huo yao,王珏顿感遇到知音,滔滔不绝地道:“军器监huo yao武器种类颇为可观,有霹雳炮弹、huo yao鞭箭、霹雳火毬、烟毬、毒药烟毬、蒺藜火毬、铁嘴火鹞、竹火鹞、火箭等种类。这九种已经部分装备在部队中。不过,军中将领大多不了解huo yao』地历害之处,这些装备大多闲置在军中,还有,这些装备被分散到各军,起不到集中火力的效果,不免让huo yao武器的威力大为失色,若大林将领都如侯相一般擅长使用火『药』武器。则大林军定会所向无敌。”

    侯云策在实战中领悟到huo yao集中使用的妙处,军器监小令王珏能有如此见识,也算得上不得了的人物,赞道:“王郎见识不凡,真是青年才俊,前途不可限量,等到有时间。我到军器监来看一看。”

    王珏心道:纵有千里马,没有伯乐又有何用,看来这位节度使出身地宰相对huo yao情有独钟,若他能用huo yao武器装备大林军队,也不枉自己在军器监苦熬六年。

    王珏感到了出人头地的机会就在眼前,身体不禁微微颤抖起来,他尽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道:“这九样huo yao武器各有妙处。侯相到军器监之后,下官亲自为侯相演示。”

    两人正说话间,不断在客人从楼上下来,见一楼狼藉不堪,均绕道而过,终于,一名官员认出了青衣汉子竟是新任宰相,连忙过来拜见。侯云策是奉旨快活,此时达到了“侯云策到此一游”的目的,敷衍了几句,便飘然离开。

    在回府路上。侯云策暗自琢磨:回到大梁以后,还未见过秋菊、春兰,今夜是到秋菊还是到春兰那里去?还是到秋菊那里去吧,小璐不知不觉已经三岁多了,还没有抱上几次就长大了,我这个父亲也太不称职了。

    还未到侯府,就看到十几个人骑着马匆匆而来,走到侯云策面前时,一人喊道:“停。”是枢密使王朴的声音。

    王朴在马上拱手道:“侯相好悠闲,可把我急死了,我有急事禀报。前面不远是大梁衙门了,我们到衙门去。”王朴不仅是枢密使,还是大梁府尹,现在又是东京留守,他的办公地点仍旧在大梁府。

    侯云策勒住了战马“风”,见王朴脸色有些难看,神色却并不惊慌,料来不是紧急军情,道:“何事让枢密使为难,不若我们喝上一杯,再来谈正事。”

    王朴苦笑道:“到衙门再说吧,此事说大就大,说小就小,望侯相施以援手。”

    一群人很快到了大梁衙门。

    王朴苦着脸道:“这一次,我遇到da ma烦了,枢密院北面房令曹翰,奉命到正阳去运送铠甲兵刀回大梁。这批武器有几千件,因劳力缺乏,就安排了八百名南唐降卒运送这批兵器,曹翰到了正阳,不知为何,下令把这八百南唐降卒全部杀掉。”

    侯云策听说是杀俘事件,心情更为放松,看着王朴苦瓜脸,故意道:“自高平之战起,陛下再三下令不准杀降卒,曹将军擅杀八百降卒,出手也过于凶狠,若陛下追究起来,也算得上一件大罪。”

    看着王朴紧绷绷的脸皮又开始皱成一堆,侯云策紧接着话锋一转,道:“曹将军素来治军有方,为何会做出此事,想来必有道理,现在不宜对此事做出结论,只有等到陛下来做决定。”

    王朴愁眉苦脸地道:“曹翰枢密院北面房令,出现这种事,我作为枢密使难辞其咎。”

    侯云策心知王朴极受陛下重用,否则也不会被任命为东京留守,就道:“王枢密使是陛下亲任的东京留守,责任重大,稳定是此时压倒一切的大事,杀俘之事和帝都稳定相比只能算是一件小事,枢密使不必过急,陛下回到大梁之后,自然会处理此事。”

    王朴故作恍然大悟状,“侯相的意思是暂且不处理此事,放一放再说。”

    王朴是林荣的枢密使,又能写出《平边策》,自然不是无能之辈,王朴急急忙忙找侯云策问计,醉翁之计并不在酒,更重要的是要和侯云策形成共识,达成某种谅解。

    侯云策是明白人,心有灵犀自然一点就通,看着王朴一本正经地表演,很配合地道:“正是此意。”

    侯云策的思路和王朴基本一致,王朴放下心来,诚恳地道:“若陛下亲征之时侯相在大梁,定然由侯相担任东京留守,现在陛下已经下旨,在下只有勉为其难,还望侯相多多支持。”

    侯云策没有接过这个话题,淡淡一笑道:“曹翰将军回城没有,若回来,先可令其在宅院中闭门思过,这种必要地姿态还是很需要,你、我可暗中去看望他。”

    〔第二百三十一章〕...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