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我的书架 | 推荐本书 | 章节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蓝色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神医毒妃

第1096章 人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虽然是在夜里,但是慎王府的人做事一向有序,烧着银炭的炭盆很快就送到了花厅,白蓁蓁到时,花厅里已经是暖的。现烧的饭菜也很快就端了来,主食是一碗热乎乎的汤面。

    柯公公说:“夜里凉,王妃吃碗汤面能暖身子。”

    白蓁蓁鼻子发酸,拿起筷子一口一口认真地吃了起来。

    府里人各忙各的,厨下的人做完了饭就又去休息,侍候的小厮守在花厅外,等着她吃完收拾桌,柯公公就在边上笑眯眯地站着,时不时帮她夹些菜。

    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没有人当她是客,就好像她原本就是这府里的主子,所有的一切都是合理的,都是自然而然的。

    白蓁蓁便想,这大概就是家的感觉吧!不管她什么时候回家,家里都会给她留着门,不管她什么时候想吃饭,厨下都会给她做好了端上来。还有一位老管家,会乐呵呵地站在边上看她吃得好不好,吃得饱不饱,时不时再给夹几口菜。

    屋子冷了就上炭盘,用的都是最好的银炭,没有人会因为她三更半夜地折腾而有怨言,没有人凶她,没有人给她脸色看,整座府邸的人都是和颜悦色其乐融融。

    如果她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该有多好。

    她端起碗,把最后一口汤都喝完了,柯公公关切地问她:“吃饱了吗?没吃饱还有。”

    “吃饱了,都吃撑着了。”她不好意思地笑笑,鼻子还是发酸。

    “撑着不怕,撑着可以晚一会儿再睡。”柯公公是怎么瞅白蓁蓁怎么高兴,那种高兴是打心眼儿里就高兴起来的,一点儿都没有装假的成份。

    白蓁蓁是决定晚一会儿再睡,她去了君慕楚的书房。

    九皇子书房在慎王府里也算禁地,轻易不会让人进入。但白蓁蓁却可以完全自由,或者说,她在这座慎王府里就是完全自由的,没有任何禁地,没有任何她不可以去的地方。

    她对这间书房很有感情,两人那日定情,便是在这书房之内,之后每一次帮着君慕楚查阅卷宗,也多半都是在书房。只要一走进来,每一处角落都能看到他的影子。

    可是他究竟在哪儿呢?小姑娘心里难受,“君慕楚,如果你也像五殿下一样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那我该怎么办?我或许还没有三姐那样坚强。所以你不能消失,必须给我回来!”

    兰城,卫府。

    白惊鸿醒来时,只觉头痛欲裂,那种感觉就好像是酩酊大醉后又睡不够时辰,难受极了。

    她的第一反应是自己生病了,可事实上她并没有生病,她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生病,因为躺在身边的卫景同是被人绑住了手脚的,粗麻绳明晃晃地落在她眼里,看得她一激灵。

    这是怎么回事?白惊鸿的心砰砰急跳起来,匆匆回头去看暗室的门,果然是打开的。

    完了!她心里咯噔一声,那个人跑了,她还没有用那个人吸引出白鹤染,居然就跑了。

    也是,林寒生重伤,连她都能感觉到体内被林寒生种下的蛊毒有松动的迹象,何况内力深厚的九皇子。很显然,这是蛊毒再控制不住对方,令其醒来,才有了现在这个结果。

    她是中毒了吧!这种醉沉沉的感觉明显就是中毒了,再看卫景同,人虽被绑着,到也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还没有醒,脸色也有些发白。

    白惊鸿很慌,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九皇子跑了,林寒生的蛊虫失效了,按说现在是逃跑的好时机,趁着重伤的林寒生一时半会儿控制不了蛊虫,她可以跑,再想办法把沉睡的蛊虫能逼出来。

    可是很遗憾,她不能,因为除了下毒的蛊虫之外,她身体里还有母虫,那是用来控制卫景同跟康学文的。这两只还没有任何变化,她也不知道如何才能取出。只要有这两只虫子在,她就算走到天涯海角,林寒生都可以找到她。更何况她根本跑不到天涯海角,因为除了林寒生外,还有歌布的暗哨在盯着她,每隔五天还要给她送一次解药呢!

    她是跑也跑不掉,死也死不了,就这么不人不鬼地活着,周旋于一个又一个男人。

    这不,很快就要启程到铜城去侍候康学文了。

    白惊鸿抬手往脸上抹了一把,穿了衣裳起身下地,也没理卫景同,只管往外间走。

    她听到有人挣扎呜咽的声音,出去外间一看,果然,丫鬟小菊也被绑了起来,正坐在地上不停地扭动,一见了她就哭了。

    白惊鸿叹了气,上前去给小菊松绑,“对不起,连累你了。”

    “夫人!”白鹤染嘴里塞着的布一被拿下来,立即就哭出了声儿,“夫人,奴婢看到有个人从密室里出来,就是那天夫人进去的那间密室。他动作太快了,奴婢都没反应过来呢他就到了近前了,我就觉着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记得。奴婢早就醒了,可是被绑着,嘴里也塞了东西,想叫夫人也叫不出。夫人,这是怎么回事啊?小菊害怕!”她一边说一边哭。

    白惊鸿拍拍她的肩安慰说:“别怕,没事了,是卫家的一个仇人,冲着我和老爷来的,跟你没关系。你站起来走一走,看有没有事,如果哪里不舒服我这就去请大夫。”

    白鹤染站起来动了动,也没觉得哪里不适,于是就摇头说:“奴婢没有事,哪里都好,夫人您呢?您有没有受伤?不行,夫人脸色不好,奴婢去请大夫吧!”

    “不用。”白惊鸿一把将转身就要跑的白鹤染给拉了回来,“不用去,我手里有些药,吃上就没事了。你如果也没事,那就别请大夫,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你只当没有发生过,再也不要提,更不要跟任何人说,知道吗?”她拍拍白鹤染的肩,“我是为你好,一定得听我的。”

    白鹤染状似懵懂地点了头,“虽然小菊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夫人的话小菊一定听,夫人说让小菊怎么做小菊就怎么做。只是夫人,您真的没事吗?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就是个仇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白惊鸿摆摆手不愿多提,只吩咐白鹤染,“你去屋里把老爷手脚上的绳子给解下来吧,我实在懒得多看他一眼。”

    白鹤染战战兢兢地进了屋,可是才一进去就嗷地一嗓子又跑了出来,还捂着脸。

    白惊鸿不解,“怎么了?”

    “老爷,老爷他没穿衣裳!”

    “你……”白惊鸿苦笑,“是我忘了,你是个单纯的丫头,不该让你看到这些污七八糟的。去叫人打几分水进来吧,我去给他松绑。”

    白惊鸿走回里间了,白鹤染松了口气,一边的唇角轻轻挑起,乐呵呵地出去叫人打水了。

    这是她跟九皇子共同商议后使出的计策,九皇子不可能走得无声无息,但大闹卫府显然更是愚蠢,如果让他杀了白惊鸿,似乎这是最低级的手段,因为白惊鸿的突然出现一定会让他十分疑惑。掳走也不行,刚恢复的人,行动力不可能立即恢复。

    于是最好的办法就是给这间屋子里的人都给绑了,再下点儿m yao。而这个m yao还是从白惊鸿妆台上的抽屉里找到的,显然是九皇子搜了这间屋子。

    如此一来,走得合情合理,白惊鸿瞧不出任何破绽,也没有让白鹤染暴露了是她救的人。

    外面的丫鬟打了水进来,白鹤染没让进屋,自己一盆一盆地接过,足足接了五盆。

    然后就听到屋里白惊鸿喊了一嗓子:“端一盆冰凉的水进来。”

    虽然谁也不明白在冷天儿的为什么要一盆冰凉的水,但新夫人发了话就得照办,于是很快就有一盆凉水递到了白鹤染手上。

    房门关上了,白惊鸿喊她:“小菊,把凉水给我端过来。放心吧,衣服已经给他穿上了。”

    白鹤染这才端着凉水又进了里间儿,白惊鸿从床榻上下来,接过那盆凉水,照着卫景同的,毫不犹豫地泼了上去。

    白鹤染看得直咧嘴,但再想想之前自己也曾大半夜给白兴言泡水,那滋味可比这一盆凉水过瘾多了。比起她来,白惊鸿此举算是温柔的。

    卫景同在这一泼之下醒了过来,当时就懵了,“玉骨,怎么回事?你为何泼我?”

    白惊鸿指了指密室方向,“自己看吧,密室的人跑了,把我们都给弄晕跑了。”

    “什么?”卫景同慌了,他可是知道密室里面的人是谁的,那人死了也就罢了,可一旦活着跑了,他的小命儿可就要保不住了呀!阎王殿专办官员,他这不是找死吗?

    当下也顾不上冷了,连滚带爬地冲到了密室里,不一会儿又冲了出来,扑通往地上一坐,嘴一瘪,哭了起来。

    白鹤染都看傻了,这兰城知府也太窝囊了,她还以为这人是有多大的胆子敢藏了九皇子,结果就这点儿胆子?人没了直接就哭了?这性格是原本就这样的,还是蛊虫造成的?20...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将本章节放入书签书架管理(需注册会员)将本书加入收藏复制地址,传给QQ好友